一个最早痴迷于千山的人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2-03 05:53

如今喜爱千山的人越来越多了,户外人、摄影人、释道香客等各取所需,为生活增添了不尽的享受。最早痴迷于千山的人是谁呢?就是《千华山志》的作者刘伟华。

▲《千华山志》封面

刘伟华1894年出生于辽阳县城北小黄金屯村,出身贫寒。1911年考入辽阳中学。1919年考入沈阳高等师范学校博物系,学习期间除攻读专业知识外,还自学诗文、史学和书画,遍览群书,博闻强记,为研究千山史志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他先后在辽阳、阿城、哈尔滨、沈阳、铁岭、长春等地中学执教,于1962年病逝。

1914年春,20岁的刘伟华随辽阳中学师生游览千山,开始了他对千山的痴迷。千山的自然景色、人文历史和宗教文化深深地吸引了他,为千山作志成为他一生的志向。每逢寒暑假日,刘伟华必到千山常住,足迹踏遍千山。他对千山名胜古迹进行了详细的考察,获得了大量珍贵的资料。他得到奉天通志馆馆长白永贞的支持,协助他拓取全山碑刻。1933年,刘伟华携沈阳摄影师入山,拍摄千山照片500余幅,成为千山最珍贵的早期影像史料。

刘伟华毕其一生编撰了千山最早的史志《千华山志》书稿,书稿共8卷14册30余万字。其主要内容如下:

《总录卷》为全书之大要。

《庙宇·胜迹卷》载录了千山28处寺庙的名称、创建时间、地址、开山祖师等及寺庙周边著名景点167处。

《释道卷》较为详细地介绍了佛道知识。

《艺文卷》收录了元代至民国年间碑刻118块、名人千山游记16篇、160余人千山诗作1000余首。

《人物卷》收录了与千山有关的人物100多人。

《物产卷》详尽介绍了千山丰富的自然资源,共收录植物59类166种,动物24类73种,矿物2种以及特产4种。

《志余卷》收录了有关千山的资料。

《千华山志》选用了396幅珍贵的照片,全部拍摄于20世纪二三十年代,内容涉及寺庙、景物、文物、宗教活动等,真实记录了千山的自然景观、人文景观和历史遗迹,在民国年间所修山志中极为少见。

《千华山志》书稿在刘伟华生前未能出版成书。1943年,伪满当局曾表示愿意出版《千华山志》,被刘伟华断然拒绝。1964年,也就是刘伟华逝世后的第二年,其子女将《千华山志》书稿捐献给辽阳县委,后移交辽阳市档案馆保存。在辽阳市档案馆尘封了近40年后,2002年,辽阳市委市政府决定整理出版这部书,辽阳市档案馆承担了具体的整理编辑工作,《千华山志》得以昭然面世。辽阳市能为已不在自己行政区的千山出志,实属是我们鞍山人之大幸。时任辽阳市市长的孙远良先生为《千华山志》作序写到:“这些珍贵的文化积淀不应该仅仅属于辽阳人民,而应属于所有热爱和向往千山的人们。”

一个人毕其一生倾其一己之力为千山作志,前无古人,恐怕也后无来者。

我们应向刘伟华老先生及所有为《千华山志》做出贡献的人致敬!

以下为《千华山志》的部分内容:

引用的《盛京通志》中千山图

引用的《钦定盛京通志》中千山庙宇图

刘伟华在龙泉寺蟠龙石松

清光绪年间太史缪润绂为书作序落款手迹

沈阳太清宫方丈葛月潭为书作序落款手迹。后葛公葬于千山葛公塔。

当时的千山交通

延伸阅读:通往千山之路

刘伟华绘龙泉寺平面图

大安寺隋碑,不知这么历史久远的碑为何没保留下来。

太安宫

扩展阅读:

《刘伟华倾毕生心血为千山修志,《千华山志》60多年后终出版》

以下内容原文转载自2017年12月14日辽宁日报

千山又名千华山,历史文化底蕴深厚。

辽阳名士刘伟华从上世纪30年代开始,遍踏千山,历尽坎坷,用数十年时间写就《千华山志》。他曾拒绝伪满当局出书的要求。1964年,其子女将手稿交给辽阳县委。2004年,《千华山志》终于出版。

前不久,73岁的辽阳籍老人刘忠策将《辽阳灯塔小黄金屯村刘氏家谱》捐献给辽阳市档案馆。刘忠策表示,过去族人都在同村聚居,现在年轻人向外地流动,近、远支的家谱面临失真隐患。把家谱捐献出来,让散居各地的家族成员可以查询到值得信服的家族沿革史,传承刘氏家风的正能量。

12月6日,记者在辽阳市档案馆看到了这份刘氏家谱。根据推算,该家谱中的第一世祖先应在清顺治八年(1651年)左右抵达辽阳。那一年清廷下令:“民愿出关垦地者,山海道造册报部,分地居住。”刘氏家族祖籍为河北乐亭人,应该是那个时段响应招民政策至辽阳垦田。

辽阳市档案局接收征集科科长喻殿家告诉记者,接收家谱,是我们挖掘民间保存的历史档案史料、抢救文化遗产工作的一部分,刘氏家族的发展,体现了家谱中“有国才有家”的家训理念,对东北地区迁民史的研究也大有裨益。

辽阳市档案局副局长陈光良向记者说:“说起来,这个刘氏家族与辽阳档案已有半个世纪的渊源了,刘伟华所著的《千华山志》,是辽阳市档案馆最具保存价值的档案资料之一。”

这个刘伟华即是刘忠策的大伯父,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辽阳名士之一。

刘伟华(左)与邹梦麟夫妇

受缪润绂启发,决心为千山修志

千华山是千山的别称。千百年来,千山一直归属辽阳,直到新中国成立前始归鞍山管辖。

刘忠策讲道,大伯父刘伟华生于1894年。刘伟华在《千华山志》自序中坦言,但凡名山大川,他“皆心向往之,但最爱者莫如故乡山水,故乡山水又以千山最为钟情。”

1914年暮春,刘伟华随辽阳中学全体师生首次登临千山,山间梨花盛开,“如香雪海”的胜景令其内心震撼,从此与千山结下不解之缘。受文化名人王尔烈、缪润绂的激发,刘伟华“遂蓄意以创辑山志自任”。

1930年,在外多年的刘伟华回到沈阳任教。据刘忠策介绍,这个阶段刘伟华融入沈阳的文人名士圈。这个圈子中,缪润绂的地位最高,影响最大,是泰斗级的人物,他对刘伟华的才学和为人很认可。刘伟华所写的三千余字的《千山游记》获得缪润绂的赞许,在跋语中称此文“通篇笔清而腴,气疏以达,充推一时不可多得之作,足为千华生色矣!”又说,“今读此著戛戛生新,一脱前人窠臼,叙事尤详。”

刘忠策讲道,有一天,刘伟华在收录千山龙泉十六景题诗时,发觉其中似乎有些讹误,一时拿不准,就拜访缪润绂。缪润绂在解答疑惑之余,讲起了自己听闻的有关千山的种种轶事,慨叹千山闻名于世久矣,文人墨客留迹多矣,可惜世上无人对此详尽记录。

的确,千山有与五岳相媲美的景致,乾隆帝留下“设在晋郊鲁甸间,太华泰岱应齐峻”的诗句,历代贤达对千山歌咏不绝,却从未有人撰写成专志,无法从全貌上展现千山文化。

缪润绂的感慨,令刘伟华为千山修志的志向愈发坚定。此后,他开始了艰辛而漫长的修志历程。

踏遍千山写就“百科全书”

刘伟华选在寒暑假期间,“不惜重金,携榻入山”。此间他探访名胜,对话高士,抄碑拓片,足迹踏遍千山。

实地考察中,刘伟华获得了大量珍贵的资料,也积攒下诸多的疑难问题,返回沈阳后向当时的另一位名士白永贞讨教。

白永贞当时是奉天通志馆馆长,是饱学之士,著有《阅微草堂评语》等著作。他也是乡情笃厚的辽阳籍人士,是《辽阳县志》的总编纂。据史料记载,白永贞每次返乡,一里外必然下车,徒步入村,见到乡亲均以礼相待,赶上秋收时,他就身着布衣和乡亲一起下田干活。

白永贞对刘伟华修千山志的行为大加赞赏。据说,他本人后来编著《铁刹山志》一书就是受了刘伟华的影响。刘忠策告诉记者:“为鼓励和推动大伯父为千山修志,白永贞特意拨了一笔款项,并派张学珊先生为调查员,携工匠拓取全山碑刻,还派遣当时沈城大东照相馆的摄影师李纯刚随同入山,帮助摄影。”

受此关照,刘伟华愈发勤奋刻苦,在山间调查访问如旧书重读,越深入越增趣味,于寒灯下则抄辨拓片,“每闻鸡唱始寝”。

此外,在刘伟华进出千山时,得到了当地七岭乡团练总兵邹梦麟所率的骑兵护佑。“这是必须的。”刘忠策对记者说,“因为入山时要携有重金,摄影设备是全套的,包括闪光灯和暗房等,在当时绝对是价值不菲,出山时拓片等资料也是极为珍贵的,不容出现闪失。”

1933年末,《千华山志》全稿大致就绪。书稿分为景观、人物、诗文、物产等8卷,30余万字,收录了千山著名景点167处,碑刻118块,名人游记16篇,康熙、乾隆及各界名流160余人的千山诗作1000余首,另有摄影师李纯刚拍摄的千山景观照片396幅,称其为关于千山的百科全书,实不为过。

缪润绂为《千华山志》作序,他肯定刘伟华其人其事之后,称此书“宏通而浩博,精核而谨严。”白永贞在其序言中表示:“余甚喜刘子是作,为千华特别生色,将与名山同不朽也。”

拒绝与伪满当局合作,书稿于2004年出版

在《千华山志》编纂的关键阶段,日本侵略者入侵东北。刘忠策说,目睹东北大好河山惨遭践踏,大伯父肝肠寸断,义愤填膺,但因有父母妻子之累不得远行。他悲愤地将居室称为“爪尾庐”“蜗尾庐”,将满腔爱国爱乡之情倾注到《千华山志》撰写中。

随着沈阳局势的恶化,曾给予刘伟华支持与呵护的白永贞隐退。1937年,刘伟华来到铁岭任女子中学校长。在教学之余,仍然没有放松对千山文化的研究,继续对《千华山志》进行整理、补充和修改,并思考出版的事。

刘忠策说,伪满当局的出版社获悉《千华山志》的价值后,不断催逼大伯父出版此书。大伯父耻于与其合作,断然拒绝。1943年,伪满当局以“年老”为由把大伯父辞退回家。

失去生计来源的刘伟华越发困顿,几欲搁笔。幸有贤妻王寿菊多方筹措,找到娘家人进行周济,刘伟华也动手饲养家禽家畜,换些零花钱维持家用,对《千华山志》书稿的修订才一直坚持下来。

1951年,刘伟华于长春重登讲台,1958年,他退休后迁居北京,随行之物,仅有与他相伴三十余载的《千华山志》手稿。刘忠策说,在后半生中,大伯父一直没有停止对《千华山志》的修订。而对这部倾注了他太多心血的书稿,他在生前郑重向子女交代:一定要把书稿捐献给故乡辽阳,切记切记!

1962年刘伟华去世。1964年1月,其子女将《千华山志》书稿捐献给中共辽阳县委,后移交辽阳市档案馆保存。

刘忠策对记者说:“把一生中最珍爱的书稿捐献出去,有些人可能不太理解,但大伯父是学博物的,知道如何才能保护好书稿,发挥出书稿的真正价值。事实也证明大伯父是有远见的,在辽阳市档案馆保存,确保了这份书稿不受社会和家庭变化影响,至今完好无损。”

2002年,《千华山志》书稿作为挖掘当地历史文化遗产的重要工程,由辽阳市档案馆负责整理出版。

打开这部尘封的书稿,档案馆工作人员发现,在书稿的空白处,刘伟华先生增补、修改的痕迹到处可见,书稿外的多份手迹、报刊剪辑等零散资料还未整理归类。虽然全书的基本框架早已敲定,但部分内容尚未调整完毕,还属于未定稿,且受时代限制,书稿以文言行文,为竖版繁体字,没有标点符号,有大量的通假字、异体字和生僻字,整理编辑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。

出于对刘伟华先生毕生心血结晶的敬重,本着“保存国粹须自刊刻先正遗著始”的专业精神,档案馆工作人员在充分尊重原作意图的基础上,对书稿进行补阙拾遗、纠讹辨谬、释疑解惑,使其更加层次分明,史实准确,形意结合,方便阅读。待一切事毕,《千华山志》于2004年公开出版,正值此书稿捐献给辽阳四十载,据第一次欲出版手稿已过去60多年。

陈光良对记者说,《千华山志》的出版,是对刘伟华先生爱国爱乡之情的最好告慰,这部书内容的广博、考证之精微令人叹服,对千山文化乃至辽东地域文化的研究都极具价值和影响。

另著有《龙首山志》

刘忠策告诉记者,刘伟华还编纂过另一部山志,即《龙首山志》。

在铁岭任女子中学校长期间,刘伟华考察铁岭历史遗迹,收集铁岭名人掌故,归纳铁岭风俗民情,于1938年开始撰写《龙首山志》。他在《龙首山志》序言中写道:“徜徉龙山间,顾而乐之,爰集其景物、金石文字,兹编之成册,以为考究乡土之资料。”

但在那个动荡的时代,刘伟华屡次迁居,《龙首山志》的书稿也因此遗失。“好在这部书稿没有就此损毁,而是幸运地遇到了明眼人。”刘忠策说。

1962年,也就是在刘伟华先生去世那年,《龙首山志》的书稿出现在沈阳的旧书市场上,被一位自称“银州后生”、名叫刘全一的人偶然购得,并在书稿封面写跋云:“壬寅年仲秋上浣余适值沈水,闲走站前南一马路新辟之自由市场,偶于旧书市购得此志而藏之,是为记。”

铁岭市工作人员对书稿及时整理后,刊载于2009年《铁岭文史资料》第22辑中。至此,刘伟华生前的另一大遗憾得以了却。

刘忠策表示:“由于受当时条件限制,《龙首山志》原稿是用铁笔在钢板上刻蜡纸油印的,长期保存并非易事,如果此书稿也能放入档案馆善加保管,与《千华山志》一并供人研究,就更是一件喜事、一桩美谈了。”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